金属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酒囊饭袋谁是水浒传里酒量最猛饭量最大的人

发布时间:2019-06-30 00:05:19 阅读: 来源:金属缓蚀剂厂家

水浒传里有很多好汉,不过要说酒量最猛饭量最大的莫过于鲁达,当年武松喝了十八碗酒已经大醉,而鲁达的酒量就不是武松所能比的,书上说:

鲁智深揭起帘子,走入付店里来,倚着小窗坐下,便叫道:“主人家,过往僧人买碗酒吃。”庄家看了一看道:“和尚,你那里来?”智深道:“俺是行脚僧人,游方到此经过,要买碗酒吃。”庄家道:“和尚,若是五台山寺里的师父,我却不敢卖与你吃。”智深馗:“洒家不是。你快将酒卖来。”庄家看邮鲁智深这般模样,声音各别,便道:“你要打多少酒?”智深道:“休问多少,大碗只顾筛来。”约莫也吃了十来碗酒。智深问道:“有甚肉?把一盘来吃。”庄家道:“早来有些牛肉,都卖没了。只有些菜蔬在此。”智深猛闻得一阵肉香,走出空地上看时,只见墙边沙锅里,煮着一只狗在那里。智深便道:“你家见有狗肉,如何不卖与俺吃?”庄家道:“我怕偿是出家人,不吃狗肉,因此不来问你。”智深道:“洒家的银子有在这里。”就将银子掏与庄家道:“你且卖半只与俺吃。”那庄家连忙取半只熟狗肉,捣些蒜泥,将来放在智深面前。智深大喜,用手扯那狗肉,蘸着蒜泥吃。一连吃了十来碗酒。吃得口滑,只顾要吃,那里肯住。庄家倒都呆了,叫道:“和尚,只恁地罢。”智深睁起眼道:“洒家又不白吃你的,管俺怎地!”庄家道:“再要多少?”智深道:“再打一桶来。”庄家只得又舀一桶来。智深无移时,又吃了这桶酒。剩下一脚狗腿,把来揣在怀里。临出门,又道:“多的银子,明日又来吃。”吓得庄家目睁口样,罔知所措。

这里交代了鲁达的酒量与饭量:其一,庄家看邮鲁智深这般模样,声音各别,便道:“你要打多少酒?”智深道:“休问多少,大碗只顾筛来。”约莫也吃了十来碗酒。这里已经有了十来碗酒垫了底子,后来又一连吃了十来碗酒。便是二十多碗酒。庄家道:“再要多少?”智深道:“再打一桶来。”庄家只得又舀一桶来。智深无移时,又吃了这桶酒。

其二,有酒还要有肉,这是鲁达的最爱。智深问道:“有甚肉?把一盘来吃。”庄家道:“早来有些牛肉,都卖没了。只有些菜蔬在此。”智深猛闻得一阵肉香,走出空地上看时,只见墙边沙锅里,煮着一只狗在那里。智深便道:“你家见有狗肉,如何不卖与俺吃?”庄家道:“我怕偿是出家人,不吃狗肉,因此不来问你。”智深道:“洒家的银子有在这里。”就将银子掏与庄家道:“你且卖半只与俺吃。”那庄家连忙取半只熟狗肉,捣些蒜泥,将来放在智深面前。剩下一脚狗腿,把来揣在怀里。俗话说:能吃能喝是好汉,这鲁达的确是高手,吃肉喝酒揍人都是一流的,没有这样的吃法,如何能练的铜墙铁壁,三拳打死镇关西,如何能野猪林救林冲,如何能拿下二龙山,做了头把交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水浒传》书里书外,武松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大英雄形象。张恨水评武松说:“真能读武松传者,决不止惊其事,亦决不止惊其才,只觉是一片血诚,一片天真,一片大义。”金圣叹评点水浒,对武松评价最高:“一百八人中,定考武松上上。”武松景阳冈打虎,有“鲁达之阔”;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有“林冲之毒”。武松又有“杨志之正,柴进之良,阮七之快,李逵之真,吴用之捷,花荣之雅,卢俊义之大,石秀之警”。集中了十名梁山好汉的优点,金圣叹因此盛赞武松是“天人”。张恨水、金圣叹对武松的推崇正是传统英雄观的体现:武艺高强,嫉恶如仇,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然而,仔细透视武松的英雄壮举,不难看出“英雄皮袍”下面的“小”来:滥杀无辜,为虎作伥,奴性十足。

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快意恩仇,痛快淋漓。构陷谋杀武松的张团练等主谋固然死有余辜,然而张团练家中那些丫头、小厮一干人等又有何辜?竟在“杀得兴起”中,十五条人命就此灰飞烟没。如果仅是为了杀人灭口,武松却又在杀人后为不牵连别人,特地留下了“杀人者武松”之类扬名立万的豪举。夜走蜈蚣岭,恶道飞天蜈蚣之淫固然可恶,但武松仅是风闻其事,不问是非曲直,一见面就将王道士和道童杀了;尤其那道童,纯粹死得冤枉。这些无辜之人可谓杀得毫无道理。大概在武松的心目中,这些小人物的生命与蝼蚁、草芥没有区别,丝毫谈不上对他们生命的怜惜、尊重和敬畏。不由要问:“天人”的善良到底有几许?如果身边有这样的“天人”,岂不令人不寒而栗?在这里,武松并非如他自己声称的“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汉、不明道德的人!”,而是滥杀无辜,成了一个“不明道德的人”。

醉打蒋门神一节,武松一边惩恶(打蒋门神),一边帮凶(帮施恩),是典型的为虎作伥。蒋门神不是一只好鸟,施恩同样不是一只好鸟,都是黑帮头子。蒋门神凭借自己的暴力和身后张团练等人的势力,夺下了施恩的快活林。施恩是个官二代,仰仗其父在牢城营当“管营”(监狱长)的权势,牢中盘剥犯人,牢外充当黑社会头头和保护伞。施恩从监狱里弄了一些亡命之徒做打手,在快活林开了一个酒肉店,干的是强买强卖的勾当,收取快活林周围“百十处大客店,三二十处赌坊”的“保护费”,就连过路的妓女也要先来拜施恩的码头,“才许她去趁食”。施恩在牢营中对武松的照应,目的就是想借武松之手除掉蒋门神,把武松当枪使。而武松对此缺少一根筋,不分善恶,对施恩的作为没有自己的道德评判,只凭所谓的义气帮施恩去“黑吃黑”。在此,武松完全成了黑社会的一个打手和帮凶。

武松的奴性在阳谷县当差时表现很明显。阳谷县令将搜刮的钱财“跑部钱进”到都城,行贿送礼,意图谋个“更好的差事”,要武松押解。作为阳谷县的都头(刑警队长),武松是没有义务和职责为之做此私事的。乍一看,武松之所以听从差遣,一方面是人在公门,必须听从上级的差遣;另一方面是为不丢差使,迫不得已而为之。然而细一推敲就可知:武松能当都头,凭的是一身“打虎英雄”的硬本事,无须看人脸色吃饭,完全可以底气十足地拒绝做这样的“鹰犬”;即使丢掉了公差,以他的名头和武艺,到哪里都能谋一个安身立命的饭碗。但武松选择的是顺从和逢迎:“小人得蒙恩相抬举,安敢推故?”后来,武松在孟州被张团练接见时,张团练几句好话就让武松顿时拜倒在地,连连称谢:“小人是个牢城营内囚徒,若蒙恩相抬举,小人当以执鞭随镫,服侍恩相。”

无论是阳谷县当都头还是给张团练做护院,武松都是一副感恩戴德的行状,对自己的上级只有纯粹的人身依附。可见武松对官场腐败习以为常。他想当然地以为进了官场,有人赏识,就可以顺杆而爬。作为一个自诩“明道德”的人,却没有用心中的道德观来检视眼前的官场和自己的作为。以武松捉奸杀嫂取证丝丝入扣的精细,竟然看不透清张团练的脸孔,看不透官场的险恶和黑暗,很快地进入了张团练的精心编制的陷阱,并对此浑然不觉。与杀嫂复仇的精明相比,武松前后判若两人,似乎变得很弱智。“智勇困于所溺”,其智慧之所以被屏蔽,实是因其深入骨子里的奴性和对官场的幻想所致。武松这样的英雄,与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相去甚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美女与野兽的故事

丝袜图片网

黑白美女

性感的美女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