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国人大代表刘雅鸣保护母亲河给长江立法《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21:20:06 阅读: 来源:金属缓蚀剂厂家

三问刘雅鸣

为啥要立长江法?

我 们 有 水法,有河道管理条例,但是在我们长江治理开发过程当中,还有很多关系要协调,必须要有法制作为保障

长江保护“症结”在哪里?

长江流域法律法规体系缺乏国家层面统一规划与顶层设计,法律法规衔接性与协调性不强,流域立法双滞后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长江法什么时候能出台?

较成熟的关于长江流域立法建议稿,今年或明年有望出来

3月6日,面对华西都市报记者对“长江法多久出台”的追问,全国人大代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刘雅鸣回应说,只有依靠法治这只手,才能从根上解决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面临的问题。

华西都市报记者注意到,关于用法律保护“长江”,同样引起了全国人大代表、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全国人大代表、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唐冠军等人的关注。吕忠梅表示,制定长江法,确立流域生态优先战略定位。唐冠军则对长江非法采砂问题深恶痛绝。

现状

排污量递增“硬约束”缺失

当选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之后,刘雅鸣每年提交议案只有一份,即建议全国人大尽快给长江立法。

刘雅鸣说,要说长江目前面临最大问题,就是水资源污染问题。在长江沿线,共有3.8万多个排污口,每年排污量高达300多亿吨。“排污量数字,在逐年增加。”特别是紧邻城市线,污染状况更为严重。而且还有很多化工园区,紧挨着长江而建。一旦发生事故,长江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污染。

和刘雅鸣一样,吕忠梅同样连续关注长江。她认为,“为长江立法一直是我们的心愿,这是我们已经做了十几年研究的课题。去年我已经提过,今年我将继续提。”

据吕忠梅团队调查研究发现,当前,长江上游部分支流水能资源开发导致河道断流,对生态环境造成重大影响;违法采砂、占用水域岸线等行为时有发生;大量跨流域调水和控水工程的实施,流域内用水、流域与区域用水矛盾日益尖锐。

在管理上,长江流域管理体制机制条块分割、部门分割依然存在,流域治理手段缺乏,水资源市场化配置和公众参与机制等还需要大力培植,流域综合治理技术支撑还比较薄弱。

长江保护“症结”到底在哪里?

“症结在于长江流域法律法规体系缺乏国家层面统一规划与顶层设计,法律法规衔接性与协调性不强,流域立法双滞后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刘雅鸣认为,长江流域管理体制机制上条块分割、部门分割依然存在,流域治理手段缺乏,水资源市场化配置、风险控制、利益补偿、监督检查机制等还需要大力培植,流域综合治理技术能力还比较薄弱。

进展

条件成熟时将会列入立法规划

依据吕忠梅提供的资料,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长江法》立法前期准备工作,水利部及长江水利委员会即着手开始准备。2004年以来,长江水利委员会又陆续围绕《长江法》开展基础性专题研究;2006年,长江水利委员会向水利部正式提交了《长江法(立法建议)》。目前,已完成四期《长江法》条文的起草研究。“较成熟的关于长江流域立法建议稿,今年或明年有望出来。”吕忠梅表示。

另据媒体报道,近日,来自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消息,环资委今年将继续开展长江流域立法研究论证工作,在条件成熟时,将把长江流域立法列入立法规划。

建议

制定长江法明确执法主体

2016年1月,中央接连召开两次会议,就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作出部署,生态环境成为这两次会议共同主题。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一个月后,国家发改委、环保部印发了《关于加强长江黄金水道环境污染防控治理的指导意见》。《意见》总体要求将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

“这些政策,已为给长江立法打下基础。”吕忠梅说,要建立现代流域治理体系,加强流域治理能力,必须制定《长江法》,理顺流域治理的体制机制,建立统筹协调、规划引领、市场运作的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

同样,刘雅鸣建议,制定《长江法》,通过梳理与平衡长江流域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多种功能以及依附其上的多元利益关系,确定不同类型法律权利的优先位序,建立权利冲突调整的基本规则和具体制度,明确执法主体和管理权限,达到建设健康长江流域的保护目标。

吕忠梅认为,设立《长江法》,不仅可以协调长江流域日趋复杂的功能冲突与多元利益冲突,还可以以法律形式确立长江流域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战略定位。“不过,长江流域上、中、下游经济发展水平和阶段不同,如何在复杂情况下,把各种利益关系梳理清楚,存在一定困难。”

对/话

保护长江 需要法律这只手

3月6日下午,是刘雅鸣所在湖北代表团开放日。议程结束后,华西都市报记者对刘雅鸣进行了采访。

华西都市报:长江保护,为什么需要立法?

刘雅鸣:长江保护为什么要法制来推动。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河道采砂,为什么屡禁不止,国务院有一个长江采砂条例,但是我们采砂的暴利,采砂有滥采滥挖,偷采的,没有按照规定采砂的,他是利益驱动,抓到以后对他的惩罚往往是罚一点钱,没有真正的上到刑法,他破坏的是长江的堤防,危害的是我们的防洪安全,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必须要立法,要把这样的事情要上升到刑法,对他进行处罚,他造成社会这么大的危害,对他的处罚仅仅是罚钱了之,这怎么行呢!所以长江法必须要推动。

华西都市报:长江污染状况到底如何?

刘雅鸣:排污量每年确实有所增加,但是总体上长江水质还是比较良好的。当然,城市近岸是比较严重,因为城市相对来讲生活用水工业各方面排污比较集中,所以城市近岸有一个污染带,污染是非常严重的,再加上长江的工业园区的布局,潜在的污染源,突发水污染事件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华西都市报:保护长江,各省市之间是否存在行政藩篱?

刘雅鸣:行政藩篱需要协调,涉及到很多部门,比如说水污染的问题,涉及到水利、环保,涉及到很多方面,水利部门就是要提出限排意见,限制排放,环保部门就要加强这方面的执法,环保部门对于污染源也要加强监测,但是这些监测就要国家形成一个统一的监测网络,统一规划,共同建设信息共享,这里面有一个相互配合、相互协调的问题。

华西都市报:长江法多久能出台?

刘雅鸣:我也很着急啊……

记者 梁波 北京摄影报道

(记者:王燕)

599彩票APP

cp娱乐app下载新版

荣耀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