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属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变动着随意着惬意舒服的家图

发布时间:2020-06-09 21:06:49 阅读: 来源:金属缓蚀剂厂家

佳佳从遥远的青海来到上海,面对陌生的环境,还要住在那些租住的房子里,无论如何都无法产生“家”的归属感。所以在几年之前,她买下了现在这套房子,和远道而来的父母一起,在上海安下了一个家。

一套房子与一个家

走进这个家,家具是暗色调的,风格也不是眼下流行的北欧简约路线,整个格调给人的感觉,一开始真的很难想象它的主人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果然,佳佳说,家里的家具啊、摆设啊,其实基本上都是按照父母的想法来做的。

这套房子是佳佳来上海工作了几年之后买下的。从遥远的西北内陆青海来到东南沿海上海,佳佳所面临的困难不仅仅是气候、环境的适应,更有归属感与安定感的问题。一开始住在租住的房子里,无论如何都难以产生“家”的感觉,不幸遇到年久失修的老房子,防潮的问题、各种小虫子不断滋生的问题让她大为头痛。“甚至还有老鼠、蟑螂!我在来上海之前都从来没有遇到过呢!”于是几年之前,她终于下定决心买下了现在这套位于五层楼的新公寓房子。当时也是一眼就看中了:小区环境很好,房子的格局也不错,最重要的是,一来很干净,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持整洁;二来,终于有了一个落定的“家”的感觉。

家里有许多东西都是从青海带过来的。比如地毯———青海出产的纯毛手工地毯非常有名,不仅品质好、花样美丽,而且带着一股柔软、温暖的乡情。还有好几面墙上都有挂的大幅书法,是爷爷的作品。据说爷爷的字在山东一带非常有名,他的笔墨为这个家增添了书法世家的传统和文化气息。

佳佳笑道:“这套房子虽然是自己买的,可是以后也就是归父母住,我总不能带着房子出嫁吧!”看起来,她还真把这里当成了青海之外、自己的第二个娘家。

变动着随意着

不要以为父母布置的房子,就一定很老套、很固定,佳佳的父母可是非常喜欢跑东跑西、赶潮流的人。据说他们每过来一次,家里都会发生很多很多的变动:看到柜子要换一个了,就再去买一个新的;餐桌椅也换过一套;而沙发,最起码已经换过第四次了!这样的劲头,恐怕年轻人中也没有几个能与之相比的。

最值得一提的是客厅的顶灯,原先只是普通的牛皮纸灯,可是爸爸觉得这样光线太暗了,于是就把中间一块镂空,镶上毛玻璃,看起来既别致,又亮堂。他就是个这样富有创造力的人。而妈妈也是个神奇的人。她的卧室里甚至有一台自己做头发用的大机器,堪比专业理发店里的美发设备,连佳佳都不知道她是从哪里买到的。还有许许多多各种彩色的毛线球,是某一年冬天妈妈忽然织毛线上了瘾,一下子就买了好多好多,然后天天问佳佳:“哎,你需要织这个吗?给你织那个好不好?”这样的热情一直蔓延到几乎所有的亲戚和朋友那里,织过许多美丽的东西。

有这样的父母,佳佳自然也是个充满想法的人。她自己的房间,家具的位置、摆设,都已经换过好几次样子了。现在床靠墙,边上的书桌是定做的,靠窗则摆着一个以前的床头柜,用来放扫描仪。椅子与外面的餐桌是一套的,书柜又与外面客厅的柜子是一套的。这些家具都不是同一套系,可是杂陈在一起看着也挺和谐,算是另外一种混搭。佳佳说,家居摆设经常动一动,家里的气味也会比较活,自己住着也比较有新鲜感。

一般朋友们到家里来时,第一感觉总是很随意、很舒服,或许就因为这个家没有什么既定的规则,一切都可以按照居住者、使用者的喜好来加以变动吧。

客厅的顶灯

是富有创造力的爸爸的作品。原先只是普通的牛皮纸灯,可是爸爸觉得这样光线太暗了,于是就把中间一块镂空,镶上毛玻璃,看起来既别致,又亮堂。

家具和摆设

佳佳对于家具、摆设也没有什么特定的概念,就一切都随父母的喜欢来做。父母每过来一次,就会更换一些家具,而各种摆设也是随着喜好不断添加或者更换。

爷爷的书法

所有墙上挂着的书法字幅,都是爷爷的作品。据说爷爷的字在山东一带非常有名,他的笔墨为这个家增添了书法世家的传统和文化气息。

青海的地毯

青海出产的纯毛手工地毯非常有名,因此家里的地毯全部都是从老家来的,不仅品质很好,花样美丽,而且带着一股柔软、温暖的乡情。

活佛护身符

青海塔尔寺活佛与父母交好,佳佳在上大学之前求到了这个念过经文的护身符,据说里面还包着一块经文,她一直带在身边,过得快乐安然。

美食杂志和菜谱

佳佳喜欢做饭、爱好美食,在朋友圈子里小有名气,两篇关于美食的博客文章还曾经被南京的《美食》杂志专门刊载。最近她又开始迷上了西点西菜,不仅买了好几本食谱,而且还打算把厨房重新装修一下,摆一个烤箱。

超大尺寸冰箱

真的很少有人家买这样大的冰箱,而且里面还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食材。单从这个冰箱就足以看出这家主人对于做菜的爱好,以及对于生活的热情。

油画摊子

毕业于美术学院油画专业,佳佳至今未曾放下过画笔。她的书架上还保留着一幅从前念大学时候画的《自画像》,而父母回青海老家的这段时间,她空下来时便会独自临窗慢慢画她心目中的画幅。

java的前端和后端

机器学习

大数据如何学习